网站首页

读碑清晏园 

大字 日期:2017-03-10   |   来源:网络

  走进清晏园,就走进河督府三百年那深沉和惆怅的年华。情怀虽已苍老,但有如秋容、有如宋词、有如婉约派诗章,仍然感受到历史层面的饱满和宁静。
  康熙十七年,兵部尚书靳辅总督河道,驻节清江浦。在明朝管仓户部公署旧址上“凿池种树,以为行馆”;由此诞生清晏园。
  清晏园无疑是取河清海晏的意思,但河清海晏永远只是一个梦。明清两代都视河务为国计民生之大事。朝廷每年花在治河上帑金端的如同流水一般;那么多的银子从手中过,河道总督照例是很有油水的;但是,肥差与风险同在。数千里运河,尤其黄、淮、运交汇的清河县一带,每年或大或小总要弄出点事儿;一出事便京畿震动,总河难辞其咎。有清凡二百六十七年,河道总督就有八十八任;平均每三年换一茬,可见这位子不是好坐的位子。
  雍正七年,“总河署行宫”改“总河署”;清晏园变成了正式的衙门。同年,高斌于池北建荷芳书院;
  园内存有的御碑亭和碑廊以及那林林总总的碑文是朝廷为八十八任总河颁发的奖状,他们有的上任只有数月,有的在任十数年。有的因治河有功而得到嘉赏升迁,有的却因上天和人为的纰漏被贬职、放逐,甚至掉了脑袋。这是一部形象的清代河道史,透过那些端庄和煦的文笔,我们看到皇上那阴沉冷峻的面孔和无常的君颜。
  清晏园的碑多是历代皇帝写给河臣的,保存在碑亭里,完好的“澹泊宁静”,匾额就是康熙第四次南巡时书赠河道总督张鹏翮的。在乾隆写的碑里至少有五方是有关高斌的。高斌四任总河,前后达三十八年之久。高斌是乾隆的老丈人,照理这个后台硬上了天。但即使如此,只要河务上出了问题,也是毫不留情的。乾隆十八年。高斌手下的官员贪污治水白银。案发后,高斌被追究领导责任。正在后宫得宠的高斌女儿慧贤皇贵妃的面子也没用。毕竟皇上对河工太看重了,甚至意气用事。总河高斌、副总及张师载就地免职,恰逢九月,铜山县张家路河决,乾隆雷廷震怒,令将高、张二人连同河决责任者——知府押赴张家路河工处问斩。行刑的场面很有意思,临斩官当时奉有两道圣旨,先宣第一道斩知府、知县;等这刽子手干净、利索干完活;临斩官宣读第二道圣旨,才知道地上跪着的二人是陪斩。再看二位总河大人,早已吓得便溲失禁,旨命二人原地留河工效力赎罪。于是连忙松绑整衣,跪拜谢恩。不到一年,高斌死于治河工地,他其实是被吓死的。
  乾隆二十六年,高斌侄子高晋担任河道总督。高晋除了像高斌那样,踏踏实实地干事,还多叔父一个本领官场混迹的,那就是会投其所好。他在任期间,主持修撰了洋洋大观《南巡圣典》,这实际是一本为乾隆南巡树碑宣传的报告文学,很让皇上称意。尽管也在河道总督任上前后犯错十多次。但基本上都是相安无事。后人总喜欢把重用高晋视为清代皇帝典型的惩前毖后的干部政策,又哪里知道在治水上和对官场游戏规则的把握上,高晋聪明之处还是两手抓,两手都抓得漂亮。
  清晏园林林总总的御碑已漫溃在历史的风雨之中,但诸如“绩奏安澜”、“底绩宣勤”之类御笔的文字仍然清晰高远可辨。蕴积着二代皇帝那炯炯注视的眼神和殷殷期望之情。八十八任总河,走马灯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他们那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苦衷皇上似乎体谅了又似乎从未体谅。从黄河到淮阴这一段运河是放浪形骸的。黄淮之浪,洪泽之河都以一种男性的激情,迷惑了它的本性,怂恿它作出离经叛道的举动,作为河道总督,即使你做到“底绩宣勤”,但谁能保证总是“绩奏安澜”呢?
  蓦然回首,三百年多就这样过去了,清晏园已沐在初秋清凉晚风里。(张月明)

 

相关新闻

魅力淮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转载文字、图片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并且不以盈利为目的,转载稿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网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淮安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魅力淮安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魅力淮安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所有人联系,如果本网所转载稿件的作者或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本网将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